国农科技蹊跷年报凸显保壳乏术 深交所发出问询函_上市公司_证券频道首页_财经网 - zhaistockbroker.cn 新安县 清水河县 沭阳县 淮北市 平和县 沽源县 阿克 潞城市 余庆县 崇文区 贵州省 浮梁县 清涧县 略阳县 威信县 厦门市
当前位置:证券频道首页 > 上市公司 >
个股查询:
 

国农科技蹊跷年报凸显保壳乏术 深交所发出问询函

本文来源于长江商报 2019-07-16 08:58:43 我要评论(0
字号: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魏度实习生 万少清

销量下滑营收反增、销售费用暴增,深交所首家挂牌交易的公司国农科技2017年年报数据颇有蹊跷。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个季度, 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99.78万元,净利润亏损543.43万元,而在第四季度,营业收入高达6760.81万元,盈利1400.1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也为正数。

公司控股子公司山东华泰承载公司生物医药业务,去年销量小幅下滑,而营业收入反而大增1.60倍,贡献了公司九成营业收入。

去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上涨518.76%,而公司解释称,2016年公司处置了地产子公司,2017年无地产业务。然而,公司的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费及代理服务费同比增长6.68倍。

此外,截至2017年底,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均出现大幅增长。

针对上述蹊跷财务数据,深交所发出问询函。

公开信息显示,国农科技的前身是深安达,作为与万科、平安银行同时上市的国农科技命运多舛,公司数次易主、9次更名,多年被ST,被市场称之为“不死鸟”。近年来,公司靠变卖资产勉强保壳。

昨日下午,针对国农科技的经营现状,上海一券商人士称,财务数据怪异,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存在较大的保壳压力。

深交所问询蹊跷财务数据

营业收入同比腰斩、销售费用暴增5.19倍,国农科技蹊跷的经营数据被“火眼金睛”的监管盯上了,并于5月28日下发问询函。

根据年报,2017年,国农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39亿元,同比下降51.82%,实现净利润856.67万元,同比下降78.20%。

截至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主要有生物医药和移动网络游戏构成,主要是山东华泰和司国科互娱两家子公司承载。

去年,山东华泰实现营业收入1.28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92.13%,同比大增159.74%。让人不解的是,营业收入大幅增长,而生物医药产品的销售量同比却下滑了0.76%,同时,生产量和库存量同比分别增长23.22%和368.83%。

销量下降、收入大增,是否系核心产品大幅涨价引起?年报对此并未披露。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所处行业特点具体说明。

突击增利也是国农科技经营反常之处。

2017年前三个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86.82万元、1841.96万元、4170.99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亏损117.80万元、259.41万元、166.22万元。而在第四季度,经营业绩突然大逆转,营业收入6760.81万元,净利润1400.10万元,从而实现了全年的扭亏为盈。

为何会在第四季度出现神奇逆转?年报并未解释。第四季度,扣除用于调节利润的非经常性损益,其净利润也达到了254.72万元。

让人不解的还有公司诡异的销售费用。

2017年,国农科技的销售费用为7438.27万元,较2016年的1202.13万元增长了518.76%。对此重大变动,公司解释称,2016年底,公司处置子公司江苏国农置业,当年发生了较大市场推广费用,2017年无房地产业务。

然而,在2017年的销售费用中,依然存在7235.08万元市场推广及代理服务费,且较上年的942.20万元增长了上涨667.89%。

公司全年销售收入腰斩销售费用却大增、无地产业务而市场推广及代理服务费,甚是奇怪。

此外,去年,公司存货余额为1483.79万元,同比增长115.37%,未计提减值准备。应收账款余额为945.67 万元,同比增加454.25%。这些重大变动也让人不解,公司均未作出详细说明。

上市28年六度易主

作为深交所老五股之一的国农科技,经营业绩一直较为惨淡,公司因此命运不佳。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2019-07-16挂牌交易的国农科技,在上市之初业绩就不稳定,1991年至1994年,其实现的净利润为804万元、2349万元、4076万元、2924万元。从第五年开始,连亏两年后,1997年实现净利润1573万元,1998年再次亏损。此后的1999年 至2003年的5年,虽然属于微利,总算保持了持续盈利状态。

然而,好景不长。从2004年开始到2008年,公司连续5年亏损。此后,公司不是亏损就是微利,如2009年至2015年,其净利润分别为718万元、2464万元、1239万元、201万元、—103万元、380万元、125万元。2016年,公司净利润暴增30.51倍,达到3929.23万元。

去年,净利润大跌78.20%至856.67万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则亏损301万元。

整体而言,如果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来考量,公司已濒临退市,因此也被称为“不死鸟”。近几年,公司基本上是靠变卖资产来维持。如2015年变卖子公司股权获得464万元,从而当年实现净利润125万元,2016年出售国农置业99%股权收回6434万元,使得当年实现净利润3929万元。去年则靠会计核算方法调整,对外投资中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转换为长期股权投资,增加6137.14万元。 经营业绩难看,国农科技6才次易主。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最初,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招商局蛇口工业区运输公司,随后,相继有北京大学下属的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中国农业大学下属的中农大科技企业孵化器公司,到安庆乘风制药有限公司、香港富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直到2013年,时年29岁的 李林琳以5400万元的成本从安庆乘风制药手中拿下国农科技大股东深圳中农大科技投资60%股权,从而间接入主国农科技,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伴随着公司频繁易主,主营业务也不断变换。公开信息显示,公司的主营业务相继有旅客运输兼营汽车修理、零售汽车配件、房地产开发和销售等,到如今的生物制药及移动网络游戏。

市值19亿 或靠资本运作脱困

频繁易主、数换主业,经营业绩惨淡的国农科技或仍要靠资本运作走出困境。

经营业绩不佳,国农科技动作不断,只是多数以失败告终。

李林琳入主后,资本运作也很频繁。2014年2月,公司计划向大股东中农大及实控人李林琳各发行800万股,募集不超过1.77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结果该议案遭到中小股东联合抵制。

当年9月15日,公司再启定增募资,以每股13.38元向李林琳、大股东中农大及另一名非关联自然人鲁国芝发行股份,募资2.14亿元用于山东华泰的新建厂区项目,结果因定增材料准备时间较长要延期,遭到第二、第三大股东反对而搁浅。

两次定增募资失败,公司转而筹划收购资产。

2016年3月,公司停牌重组,拟以现金收购及增资方式获取安徽恒星制药51%股权,其结果依然是失败,原因是与交易对方未能就最终条款达成一致。

2017年4月,公司又一次公告停牌重组。这一次,重组推进不足2个月,因公司涉嫌信批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重组被迫流产。

无奈之余,公司投资设立子公司,玩“跨界”。去年7月,公司宣布以自有资金2000万元投资成立全资子公司广州国科互娱,进军移动网络游戏。

目前来看,国科互娱的开局还算不错。去年下半年,其实现营业收入988.95万元,净利润328.69万元。

不过,从公司整体来看,公司规模偏小,再融资频频告败,截至昨日,其市值仅为18.94亿元,竞争力非常弱。

昨日下午,针对公司目前现状及未来发展规划,国农科技证券部一人士称以年报披露为准,自己也不清楚。

一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国农科技资产及营收规模、市值都很小,已属于一家典型壳股,未来,靠资本运作脱困或是唯一途径。

(编辑:许楠楠)
关键字: 年报 科技 保壳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